超级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超级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19:50:4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对于张幼玲发自同情的“私心”,律师更多讲的是证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里所有人家都沾亲带故,每到吃饭的时候,路上常会见到端着碗的人——谁家做了好饭,都会端着碗互相送一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当时发现的所谓证据,在现在看来显得明显力度不足。但在当时,除了张玉环的家人,大部分村里人都默认了凶手是张玉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7月底,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,“温海萍刑事申诉一案,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处已确定办案组复查办理。”2020年8月8日,温海萍代理律师罗金寿告诉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,江西省检察院经过两次复查,已经两次将复查报告报请给最高人民检察院,目前,还在等待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抗诉决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7年过去了,当年目睹过这桩惨案的村民老的老、搬的搬,这桩惨案也慢慢地尘埃落定,变成老人茶余饭后的远久谈资。但当笃信了多的事实突然被推翻,张玉环无罪释放的消息,对于张家村的每一个人都是巨大的冲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如果不是他(张玉环),那会是谁呢?不是他警察为什么会把他抓走?如果他不是凶手,那凶手是谁?”村民张峰(化名)今年50多岁,和张玉环案牵扯的三家人都很熟悉,“两个小孩子确实是被人杀死了。是谁杀死的呢?总要有一个说法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27年,但张峰依然对这个案件记忆深刻。在张玉环无罪释放的消息传来后,张峰曾经跟张幼玲通过一个多小时的电话,电话内容就是围绕着张幼玲为什么要把张玉环“放”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荷花是被害的4岁孩子的母亲。曾经跟张玉环比邻而居,在孩子出事后就搬到了村口去住。记者隔着窗户看到,房间很乱,像是主人家匆忙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张玉环的代理律师尚满庆看来,除张玉环疑似遭到刑讯逼供,此案还有诸多疑点,且多处程序违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孩子遇害后,刘荷花好几次哭的晕死过去,从那时候起身体一直不好。孩子遇害的第二年,另一个孩子掉到水里淹死。连续的失子之痛,让这个女人、这个家庭几乎无法承受。